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强制穿裙


强制穿裙



作者:不详 字数:27748

1、败给女同学的惩罚

我叫伟文。颖雯、嘉丽和美琪是我的同班同学,也是「通识教育科」小组的 组员。我们正在美琪家中讨论今次的题目:「社会中的性别歧视与偏见」。

她们三人都说社会的女性歧视严重,例如有妇女去应征工作,主管见她是个 女人便不给她面试机会,不请女人就是歧视。我反驳说男女的生理结构不同,肌 肉结构不同是不争的事实,所以才有不同的分工,例如男人多干粗活,女人少干, 这叫分工不叫歧视。男女平等,不等于男女相等。

大家辩论争吵得很利害。最后我说,男女平等,不等于男女相等,是女人走 火入魔,或扭曲男女平等的意思来占便宜,例如出门吃饭几乎都是男人在付钱。 难道要男人切去老二,然后才叫男女平等?

这时嘉丽突然很奇怪的看着我,接着和美琪、颖雯轻声交头接耳,然后她们 三人一起大声笑起来。嘉丽接着说:「你说男女的生理结构不同,男人比女人强 壮。那你敢不敢跟我拗手瓜?」

我说:「为什么不敢?」然后我停了一停,想到嘉丽是学泰拳的,而我却甚 少运动。可是,话已出了口,也不可能收回。

颖雯补充说:「可是你这个强壮的男生,万一输了给这个弱质纤纤的女生, 那要怎么惩罚你呢?」

我借机开天杀价,希望可以推掉这场比赛:「那嘉丽输了呢?赌注是给我全 身任搓任摸十分钟,好吗?」心想,嘉丽不可能答应。

可是,嘉丽立即回答:「好!可是你输了呢?赌注是你的老二。就如你所说: 切去你的老二,实行男女平等。」

我呆若木鸡,不懂得回应。

美琪说:「怕没有了老二,你也可以选择投降,收回你的说话,并向我们跪 下道歉陪罪。」

当然我不会,也不能退缩投降。然而,拗手瓜比赛一开始,我便知道嘉丽的 泰拳不是白学的。我的手支撑不到三十秒便倒下了。

************

众女大笑了三分钟,而我的脸比红苹果更红。

「小太监,甚么时候举行宫刑大典呀?要不要看通胜择吉日

呀?」又是一连 串笑声。

我尴尬地说:「你们只是开玩笑吧?」

嘉丽说:「手下败将,快脱下裤子接受阉割吧!哈哈哈!」

我侷促不安地说:「不阉割可不可以呀?罚其他甚么都无所谓……」

嘉丽爽快说:「得!老二给我踢十次……」言犹在耳,她已起脚踢向我小腹, 我疼痛得倒在地上蜷缩着身体。

「这祗是三成力度,给你试试我踢脚的利害!」

痛了三数分钟后,我再问:「有第三条路吗?」

「有!如果你公开承认没有老二!」

「???」

「伟文,甚么人没有老二呀!?女生就没有啦!我给你选择:想做太监还是 做女生?又或是给我踢十脚老二?」

我踌躇了一阵子,然后吞吞吐吐轻声地说:「做……做……做……女生!」

众女大笑。「我们听不见!你大声再说一遍!」她们明显有意羞辱我。

「我……要……做……女……生」

众女拍掌高叫,而我恨不得地下有一个洞给我钻进去,可是更大的羞辱还在 后头。

「伟文,知道要怎么样才能做女生吗?女孩子当然要穿裙子啦!」「可是伟 文他原是男子汉大丈夫,怎么会有裙子呢?」「那没有办法,袛好把他阉割了!」 「哈哈哈哈!」

「伟文,要不要我教你一个好办法?这里是美琪的家,裙子啦、胸围啦、丝 袜啦、女孩子内裤啦、她当然应有尽有。你问她借,不就可以了吗?」

美琪义正词严地说:「不是问,是求!还是乞求!」

我看见颖雯用手势示意我跪下恳求,我一踌躇,嘉丽作势要踢我。刚刚那一 脚的痛楚,令我马上跪了下来,说:「美琪,可不可以借我一条裙子?」

颖雯走过来在我耳边轻声说:「你应该说:美琪姐姐,求求你借给我一条裙 子好吗?你的裙子很漂亮,我真的很想穿上它!」

我惟有照着颖雯的话再说一遍。

「真丢脸!男孩子也要穿着裙子当女生!如果我不借,那又如何?」

我再照着颖雯的提示说:「嘉丽姐姐会把我阉割掉!我好害怕呀!」

「好!伟文你记住,没有人迫你,是你自己选择当女生的!还要跪下来向我 借裙子穿!」

「是的,美琪姐姐,嘉丽姐姐,颖雯姐姐,是我自愿当女生的!在我当女生 的第一天,所穿上的第一条裙子,竟然是美琪姐姐的裙子,简直是我一生最大的 光荣。谢谢美琪姐姐!还有,谢谢嘉丽姐姐不阉之恩,谢谢颖雯姐姐教导之恩!」

嘉丽姐姐马上更正:「不是穿上裙子就可以当女生的,你还要进行一个宣誓 仪式,才算是我们的好姊妹。还有,如果你这个见习女生有甚么不合格的话,我 还是要阉了你!」

这时美琪从她房间走出来,手上捧着一条摺叠起来的白色校服裙。

「你是学生,穿上的第一条裙子应该是校服裙。你到洗手间去换衣服吧!你 是女生,校服裙内不可再穿着任何男性衣物了!」

「遵命,美琪姐姐!」

************

其实,一看到美琪手上的白色校服裙,我老二就硬了起来。这是不是「恋物 狂」?

平日

我也很喜欢看穿校服裙的女生,常常幻想跟一个穿校服裙的女生,就这 样拉高她的校服裙跟她做爱。美琪、嘉丽和颖雯,当然也曾是我的性幻想对象之 一。

在洗手间,一脱裤子,我老二应声弹起。把美琪的白色校服裙拿起来,便闻 到一阵香味,是不是美琪的体香味?

我的身材跟美琪差不多,所以很容易就穿上她的校服裙。这条裙子十分合我 的身材,我看看长身镜子内的我,要是盖上脸孔,镜子内的女生简直就是美琪, 除了这个美琪的小腹下面有一座「富士山」。哗!我的老二快要爆炸了!

这时,我看到旁边的洗衣机内,有一条小内裤。对了,是美琪昨晚脱下来的 小内裤。一拿起来,又是一阵香味,却比清洗后的校服裙浓烈得多。这一定是美 琪的体香味。

我不假思索,拉高自己的校服裙,用小内裤包夹着老二前后动起来。大约十 来次后,嘉丽突然拍门高呼:「你在洗手间这么久干什么?再不出来,我便进来 阉了你!」

当听到「阉了你!」这三个字时,我身体突然好像被电击一样,跟着快感充 满全身,下体的火山爆发了!一个美少女说阉了我,引起的性兴奋竟然比她说跟 我做爱还要强,我是不是「受虐癖」呢?

清洁完我的「白色岩浆」后,马上离开洗手间。回到客厅,嘉丽质问我: 「这么久干什么?」

我唯有说谎:「我照镜子很久,还不明白,为什么同一条校服裙,穿在美琪 姐姐身上,要比穿在我身上漂亮这么多?」

美琪给我逗乐了,微笑着说:「因为你还没穿胸围内裤。不用担心,我稍后 借给你。」

嘉丽接着递给我一张纸,说:「你还要进行一个宣誓当女生的仪式,和一个 当我们妹妹的结拜仪式。先宣誓吧!」

原来是一张誓词。我一边读,一边感到羞愧和耻辱,但老二也一边隆起。

「我x 伟文,原来是男性,现严正宣誓,因跟女孩子比赛拗手瓜,竟然惨败, 自觉愧为男子汉,决定放弃自己的男性生殖器,改当女生。承蒙美琪姐姐,嘉丽 姐姐和颖雯姐姐的支持,替本人阉割,并让我当她们的结拜妹妹,指导我如何当 一个高贵迷人、风华绝代、仪态万千的性感尤物女生。我承诺今后绝对服从三位 姐姐命令,如有不从,甘愿接受任何惩罚。此誓。」

接下来的姊妹结拜仪式,三女要我续一跪在她们前面,先奉茶,代表尊她们 为姊姊,然后爬过她们的肒下(裙底),代表对她们甘拜下风,绝对服从。

第一个是嘉丽。大概她们真的是把我当成了女生,一点儿也没有警戒我偷窥, 坐下时把腿张开大大的。而我跪下来,眼睛跟她们裙底的水平线差不多,又在她 们近距离的正面,所有裙底春光一览无遗。

尽管嘉丽学泰拳,平常很粗鲁,很男人婆,但她裙下,竟是粉红色的米老鼠 小内裤。爬过她裙底时,她突然用直尺大力拍打我屁股一下,说:「你不以后听 话,我就家法侍候!」

颖雯的是天蓝色的,爬过她时,但觉屁股一凉,原来她揭起了我的裙子,说: 「如有再犯,加倍惩罚。」跟着,更大力的用直尺拍打我光脱脱的屁股一下。这 时,我老二再次硬了起来。

最后是美琪,她是白色底色,青色圆点的。想起洗手间内的那条,也是白色 底色,却是红色圆点的。看来美琪非常喜欢圆点的小内裤。爬过她时,屁股又一 凉,听见了她说:「第三次犯,马上阉……哇!是甚么这样大呀?」原来她揭起 了我的裙子,想用手大力揸我老二,但没想到我老二早已硬了起来。

「变态呀!处罚你穿着裙子扮女生,你老二竟然这么兴奋!?」

「你是不是故意输给嘉丽,骗我的裙子穿着?」

「不可饶恕的,必须要重重的严厉惩罚他!!」

2、女生怎可有老二?《裙内勃起》的惩罚!

说完那句「重重的严厉惩罚他」,嘉丽怒气冲冲跑去厨房,回来时样子恶狠 狠的,手上多了一张寒光闪闪的寿司刀。

「让我阉了他!」

上次听到「阉了你!」这三个字时,引起了我的性兴奋。但今次听到同样的 三个字,因为看到那张寿司刀,老二吓得几乎缩了进去。

眼看着嘉丽就要手起刀落,老二定是死路一条。突然计上心来,决定马上用 尽我平生哄骗女孩子的技俩和甜言蜜语,以保我老二小命。甚么「因为你们貌若 天仙,任何男性见到也会心动。」甚么「我才刚刚宣誓当女生,男生的记忆还残 存,希望姐姐们大人有大量」云云……

渐渐她们的怒火被我的甜言蜜语冷却下来了。她们又转过身去细声的商议了 一阵子。

「好!姑念你初犯,免你老二一死!但死罪可免,活罪难逃!你要接受《裙 内勃起》的两大惩罚。」

我才刚刚接受了两大凌辱,现在又来两大惩罚!

嘉丽大声宣布:「第一:当众表演打飞机」

美琪阴阴笑补充:「这是为了你好。你这样忍住,忍过了头,会《谷精上脑》 呀!」

可是我三十分钟前才在洗手间行过「初发式」,现在又来,我怕是《精尽人 亡》。

众女马上拿了椅子围坐在我前面,催促说:「快表演呀!我们还没有看过男 生打飞机呀!」

看见她们坐得这么近,心想,如果真是「初发式」,一定可以喷射到她们脸 上。对了,听说精液跟皮肤都是由蛋白质做成的。那就是说,根据「以形补形」 的理论,精液是护肤的。也许,爱美的她们一直想问我拿这纯天然、没添加的护 肤液,又不好意思开口,于是故意坐近一点,以希望得到我的恩赐。想到这里, 「富士山」又回来了。

「胀起来了!胀起来了!还不开始打飞机?」

于是我揭高自己的校服裙,准备干活。突然颖雯叫停我,原来她想去拿一包 炸马铃薯片,一边吃一边看。这算甚么?在电影院一边吃爆米花一边看电影吗?! 分明是故意奚落我!!

一边打飞机,一边看着美琪她张大嘴巴吃炸薯片。她的嘴,任她怎么样张大, 也还是那么细小,真不愧是樱桃小嘴。要是我把我下面的大钢炮,插入她这红红 樱桃小嘴,她会不会窒息呢?算了算了,还是瞄准一些,以美琪的为嘴巴为靶子, 直接远射我的「纯天然护肤液」喂进她的小嘴吧。

想到这里,又到高潮。可惜这已经是「第二发」。强弩之末,莫说是「远射 口爆」,就是「长距离颜射」也不成功。

美琪「哇」的一声尖叫起来。还好,物理学上有「抛物线」定律。我的老二 比坐下的美琪高,所以即使我喷射劲道不足,精液靠抛物线作用,还是在美琪的 校服裙和大腿上登陆。如果精液射在地上,真是暴殄这「纯天然护肤液」天物。 现在,虽然精液不能直接射到美琪的脸上,美琪还可以自己用手涂抹。当然,美 琪实际上马上往洗手间,清洁她的校服裙和大腿。

接着,嘉丽宣布第二项惩罚:「第二:女装内裤不离身」。

从今以后,无论我回校上课,假日

逛街,或是在家休息,都必须穿上女装内 裤,不准再穿男装内裤。女装内裤将是我终身不离的贴身伴侣。如果我被发现违 反规定,不穿上女装内裤,我必须接受体罚。罚则将由发现我犯规的姐姐决定, 可以是大力揸我老二,用直尺打我屁股、或老二,甚至是用异物插入我后眼。只 要是姐姐喜欢就可以了,我不得异议。

美琪把两条她的小内裤暂时借给我。一条是有花边的,白色底色加紫红色圆 点,另一条是蓝色的,上面有卡通人物。美琪说一条是今晚穿的,另一条是明早 上学穿的。

「不是今晚,是现在。我数三声,之后你还没有穿上女装内裤,我马上阉了 你!」嘉丽一边把玩寒光寿司刀,一边说。

「一……」,我手忙脚乱的穿内裤。「二……」,因为听到「阉了你!」这 三个字,又引起了我的性兴奋,老二胀大了,卡住了内裤。

「三……」。

「嘉丽姐姐,刀下留《老二》,请等等、请等等……yes !我穿好了女装内 裤了,请过目。」我穿上了美琪那条有卡通人物的小内裤,另一条有花边的紫红 色圆点我放进了书包。

嘉丽走到我身边,看了一看。

「唔……可以啦。」这时嘉丽出其不意大力的揸我老二,我觉得我的阴囊好 像给她揸爆了。

离开时,美琪告诉我,因为她刚才的校服裙要清洗,明早,她要穿着我身上 的校服裙上学。我只好依依不舍的脱下校服裙来还给她。她说明天放学后,她会 带我去选购裙子、女装衣物、亵衣和其他女性用品等等。

************

回家路上,总觉得所有街上的途人,都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。难度他们看透 我的校服裤,知道我的小花裤秘密?还只是自己疑心太大了?

突然,有人在后面拍了我一下。回头一看,是两个警察。

「我怀疑你的校服裤下面穿了女装内裤!」

「甚么!?」

「你不知道吗?这国家的宪法禁止男扮女装。因此政府对所有的易服者,都 是严刑峻罚对待。任何男性,要是穿着裙子,或任何女装衣物,或只是在男装下 面偷偷地穿着女装内裤、胸围、丝袜等等,一经查获,成年人的话,会立即被送 往阉割,作为惩罚。从此,终其一生,他﹝她?﹞只得当一个女人。」

「往后,如果她对社会有巨大的贡献,政府会考虑批准她进行整型手术,整 出一对大乳房、一个圆屁股、外阴户和阴道等等,让她成为一个明艳照人、有波 有箩、娇滴滴的真女人。」

「政府对学生比较宽松。犯事学生都可以透过一个」校长警戒计划「,得到 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。校长警戒计划,其实是一埸悔过大会,在学校礼堂举办, 全校数百个老师学生,都会被邀请坐在台下作见证。校长会在台上,当众宣布犯 事学生的姓名、班级和罪状,例如在校服裤下面穿了女装内裤。然后他会执行笞 刑。犯事学生在台上,众目睽睽下接受鞭笞,就是打藤。」

「法律规定,犯事学生最少被打五十藤。实际藤数,会由校长视情况而定。 例如曾经有一个个案,犯事学生不单在校服裤下面穿了女装内裤,还被发现在书 包内有另一条女装内裤。结果,犯事学生被打一百五十藤。」

「打藤时,犯事学生会穿上该校的全套女装校服,扒在台上中央的一张桌子 边,自己用手揭起自己的校服裙。裙内露出的女装内裤,要台下每一个老师和学 生都看得到。老师每打一藤前,会先骂一句:《你真斗胆,竟敢偷偷地穿着女装 衣物扮女人!》每打一藤后,犯事学生要大声回答:《我以后不敢穿女装了,如 有再犯,请老师阉割了我》」

「一般而言,打到三十藤后,屁股都会皮开肉裂,犯事学生也都痛不欲生, 懦弱的,甚至会痛得泪流满面。所以大多数犯事学生,都会主动要求校长批准他 ﹝她?﹞多穿一条丝袜裤。因为多一条丝袜裤,就是对屁股多一层保护。丝袜裤 颜色方面,只限肉色、纯白色和灰色。丝袜裤也不能厚得看不见内裤。」

「为保证犯事学生不会在丝袜裤上面做手脚,丝袜裤要即场先交给在台上的 校长检查。证明没有问题后,犯事学生再在台上,当着台下数百个老师和学生面 前,众目睽睽下,穿上丝袜裤,然后接受打藤。」

「犯事学生如有再犯,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了。再犯的话,在同一个学校礼 堂内,在同一班老师和学生的见证下,执行的不再是笞刑,而是宫刑─校长当众 阉了他!」

「你现在完全明白了吗?没有问题的话,拉下校服裤给我看看你的内裤,还 有,打开书包给我检查。」

3、男生被迫独自去买裙,还要试穿给妙龄女店员看

我的心几乎要从口中跳出来。这是甚么国家?男扮女装就要阉割,学生初犯 也要打藤?我可以想像到,当我在台上被打屁股时,认识我的同学一定会窃窃私 笑。还有,再犯的话,就说要当众阉了,还要是《当》《众》?!那时,在台下, 嘉丽她一定会痛快淋漓,乐不可支,她不是常常说要阉了我吗?这简直是《斩首 示众》的现代版本──《斩鸡(巴)示众》!

突然我听到身傍的大树说:「不用检查啦!他在校服裤下面正穿了女装内裤, 马上抓住他!」说罢,大树伸出树枝,从我的书包内,勾取出美琪那条有花边的 紫红色圆点小内裤。「这就是物证!」

我明白了!我的急性「思觉失调」又发作了!思想失调是一系列认知、感官、 情绪症状的统称,通常在青少年及早期成年期发病的一种精神症状,主要症状包 括幻觉、幻听和妄想。

我马上闭上眼,不断对自己说:「这是幻觉!这是幻听!不要理会他们!这 是幻觉!这是幻听!不要理会他们!这是幻觉!这是幻听!不要理会??????」

再张开眼,发现自己正躺卧在地上,一位俏女郎正蹲下来替我检查呼吸。 「好了好了!你醒过来了!」这位女郎应该是一位ol(办公室女郎),因为她倩 粧美艳,眉目清秀,身穿紧身黑色短裙套装,半透明的大方纹黑丝袜,红色蕾丝 花边内裤和两吋性感蝴蝶结尖头高跟鞋。

为什么我知道她内裤是红色?因为她是蹲了下来,为了平衡身体,她不得不 张开两腿,于是乎裙下无穷春光就这样子正正面对着我,让我近距离仔细鑑赏品 味。我看到她内裤微微胀起,难道她像我一样有老二?不对不对,内裤边的小巧 护翼告诉我,她只是「姨妈」到。

我还看到紧身黑短裙是前开叉的,裙内还有黑色全衬里。我幻想着,美貌ol 这一条有全衬里的紧身短裙,如果穿在我身上的话,应该和穿着美琪那条飘逸的 连身校服及膝裙,感觉是大大不同吧。

说起美琪,我猛然想到,刚才在美琪家中发生的一切,和我受到的所有凌辱, 难道也是幻觉?连忙把手伸进裤裆内,发现美琪那条蓝色的,有卡通人物的小内 裤,还好端端的包围着我老二和屁股。美琪的小内裤滑滑的,真使人舒服,我忍 不住隔着小内裤搓揉我的老二。

女郎被我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,不知所措。突然间,她仿然大悟了。 她以为我是小无赖,扮成晕倒躺卧在地上,吸引入世未深的善良女子走过来,然 后从下而上,以最好的角度偷窥观赏这「裙下春光」。如果遇上一流的猎物,像 她这么漂亮娇艳,衣着性感诱惑,小瞥伯更会不知廉耻,明目张胆地当着受害人 的面前打飞机。

ol美女马上站起来,用她的两吋鞋跟大力踢向我下体。哗!痛的要命!好像 是在我下体踢凿出一个洞一样。女生「姨妈」到,还真的很暴戾呀!她转身离去 时,冷冷的抛下一句:「不要再给我遇上你,不然我必定《阉》《了》《你》!」 她说「阉了你」这三个字时,一字一顿,声音充满了怨恨。

何故这么多女人想要阉我呀?然而,要是他日

上天真的安排由她来阉了我, 可否请求她顺便用这两吋鞋跟多踢我下体数次,替我开凿出一条阴道来?反正也 是痛,省得多接受一次整型手术。

************

翌早如常地上学去,不同的是,男装校服裤下面穿了美琪的花边紫红圆点小 内裤。

化学课后的小息,嘉丽、美琪和颖雯带我到后楼梯,说要突击检查我有否听 命穿上女装内裤。幸好出门前,我没有忘记我的「责任」。完成检查后,嘉丽拿 出一支做实验用的试管,说:「真可惜,还准备了这支试管来体罚你──用试管 来插你屁眼!」

真吓人呀!给这支一寸多粗的试管插入屁眼,肛门一定会爆裂,可能一星期 也不能坐下来。

美琪之后告诉我,今天放学后她有要事,不能陪我去选购裙子。她给了我一 个校服店的地址,叫我独自去买校服裙。

一个男生,怎可能单独去买校服裙呢?就是我不要脸,不怕被人笑心理变态, 店员也不肯售卖校服裙给一个男生吧!

「你告诉店员,你是女生,不就行吗?你这个娘娘腔脂粉气,身材矮小,弱 质纤纤,说话阴柔,比女生更像女生啦!」颖雯分明是戏弄留难我,要我主动跟 一个陌生人说自己是女生?!

「拿去吧!这个可以用来向店员证明你是女生。记得先回家换掉你的男生校 服呀!」美琪伸出手,把她的学生证递过来,借给我用。我迟疑不决,迟迟没有 接过学生证。

嘉丽警告我:「明天放学后,把你新买的校服裙,带来美琪家中穿给我们欣 赏。如果你失约,我就先用这支试管插爆你屁眼,然后再阉了你!」

************

我在校服店门外鬼鬼祟祟的偷看店内情况,踌躇徘徊了十数分锺。为了保住 老二和屁眼,只好鼓起勇气,冒险步入店内。

妙龄女店员很年青,年龄看起来只比我大数岁,相貌娟秀,样子甜美,穿着 一条光泽缎面a 字裙,恰到好处地露出肌肤。她热情地招待我:「这位同学,要 买校服衬衫,还是校服裤?」

「校服??校服??裙」我颤震地说。

女店员面色一变,很不屑地冷冷说:「我们不售卖校服裙给男生的!」

「我??我不是??不是??男生,是??是女??女生。」

她从头到脚看了我一遍,忽地明白了甚么似的。她作势拿起电话筒,疾言厉 色向我说:「不要在这里捣乱,你再不走,我就报警!」

「这是??是我的学生证,可以证明我??我是女??女生。」还是美琪有 先见之明。

接过学生证,她端详了很久。「可是,证上的照片跟你不像呀。这学生证, 会不会是你在街上拾回来的呢?」

「……」我无言以对。又不能就这样逃之夭夭,美琪的学生证还在女店员手 上。

妙龄女店员突然狡猾笑说:「要我相信你是女生,可以呀!只要你穿上这校 服裙给我看看吧。顺便你也可以试试裙子是否合身。」我总觉得她是笑里藏刀。

怎么办?对女生来说,这要求没有甚么大不了,反倒合理,可以顺便试试裙 子是否合身。但对于我,一个男生,这却是万分难堪尴尬。莫非女店员猜想到这 小子买校服裙回去,也无非是用作变态自娱,因此灵机一触,想出这个鬼主意恶 作剧,故意留难羞辱我?

想到嘉丽的警告,为了保住老二和屁眼,也不得不硬着头皮答应她:「当然 可以!」

我拿了校服裙进入更衣室后,开始后悔了。我这样做太冒险了,她刚才不是 说要报警吗?这会不会是一个陷阱,她趁我在更衣的时候,暗中报了警。待我一 出来,到场的警员便马上甕中捉虌,以「公开男扮女装、扰乱社会秩序」的罪行 拘捕我。说不定,审判时,法官会说:「你这么沉迷于扮女孩子,我就帮你达成 心愿,让你过够当女生的瘾吧!」于是乎,法院判处我七年「强制女装」有期徒 刑,作为处罚。期间如果有那一天我给发现了没有穿女装﹝裙子、胸围、丝袜、 女装内裤等等﹞,便立即把我处以宫刑。

我该怎么办?总不能一直躲藏在更衣室内不出去呀。所谓:「丑妇也须见家 翁」。没有办法了,又不是没有穿裙子给别人看过,我决定死而后已,大步走出 去。昨天在美琪家中,不仅在三恶女面前穿裙子给她们羞辱,还被迫打飞机给她 们看呢!一想起把精液全射在美琪的校服裙和大腿上,我老二又硬起来。

我含羞答答,紧张地从更衣室内走出来。要当众穿着裙子扮女生,大概每个 男人都不会感到轻松自在吧。妙龄女店员一看到我这「纯情学生妹」的打扮,不 禁放声大笑。她为了要我证明自己是女生,更要我双手拉开裙摆,在她面前摇曳 的转了数圈,让她把我的「倩影」看得清清楚楚。这位看似纯洁天真的美少女, 竟想出这种恶毒的方法,要我在公众地方穿裙子扮女孩子,还要这样像跳舞似的 转圈表演。那一刻,我真是羞愧难当。

「为什么你小腿上长满了毛?看起来不像女生呵?」

「因为我像我爸爸,他有一双飞毛腿。」﹝我的急才不错吧!﹞

「为什么你的胸这么平?」

「因为我像我妈妈,她的胸也很细小。」﹝对不起!妈妈。﹞

「为什么你有喉结?不是男人才有喉结的吗?」

「因为我最近咽喉发炎,喉头肿大了起来。」﹝我自己也觉得这么解释太牵 强了。﹞

就在此时,有一位母亲,和她大约五、六岁的女儿进来。小女孩指向我,问 她妈妈:「为什么哥哥会男扮女装?不是女孩才穿裙子的吗?哥哥这样做,老师 会不会罚他呀?」五岁女孩的无忌童言,令我面红耳赤,尴尬得低下头来,不敢 正视她们。

幸好,女店员不得不招呼这两位客人,而且,她看也看够了,问也问够了, 笑也笑够了。于是她就把校服裙卖给我。我更衣后,取回美琪的学生证,马上落 荒而逃。

虽然受尽妙龄女店员的羞辱和戏弄,但是我总算拥有了自己的第一条校服裙。 以后即使要再受罚被迫穿女装,也不必低声下气地向美琪借用她的裙子了。慢着, 如果是假日

,要被迫到商业区去逛街的话﹝穿女装游街示众?﹞,总不能穿着校 服裙招摇过市呀!那会太引人注目了,让自己成为众人的焦点呀!

而且,穿上美琪的裙子,就好像跟她有着「肌肤之亲」。那种感觉,是穿别 人的裙子所不能代替的。

4、校园凌虐:趴在地上,揭高校裙,插着屁眼,爬进女厕

第二天,根据嘉丽的命令,我要到美琪家中,把新买的校服裙,穿给嘉丽、 美琪和颖雯欣赏。但因为我测验不合格被罚留堂,所以三女先到美琪家中等我。

离去时,因为走路太怱忙,我在走廊转角处撞倒一个人。定睛一看,原来是 雄哥。

雄哥是校内数一数二的恶棍;错,不是「棍」。「雄哥」的真实姓名是「x 绮虹」,明显地,这是女生的名字;而「雄哥」的真身也是女生﹝至少她是穿女 装校服裙上学的。﹞她是校内高年级女生,也就是我的「学姊」。

其实,「雄哥」是一名好勇斗狠的女生,从小就爱跟男生打架。虽然她并不 是甚么打斗高手,可是她有一位亲哥哥,一位在某社团内「位居要职」的亲哥哥。

曾经有个不知好歹的男生,把「雄哥」打得跌倒在地上,还哭了起来。隔天 放学,男生一出校门,就给四名大汉推上停在门外的货车,绝尘而去。男生再被 发现时,遍体鳞伤,肋骨也断了两根。

从此以后,所有同学,不论男女,都尊称绮虹为「雄哥」。由于「雄哥」爱 替女生出头,对付那些专门欺负弱小女生的男生,所以也有一大班女生崇拜她、 跟着她,当她的手下,成了校内着名的「娘子军」。

「你盲了吗?看到我走过来还不让开?你知道我是谁吗?」

「对不起,雄哥,我不是故意的!」

「一句对不起就可以解决了么?你撞伤了我,快赔钱!」

「我没有钱。」

「没有钱,你就脱光衣服给我们打一顿作赔偿。」说罢,「雄哥」指使随行 的两名女手下强行拖我到活动室。

到了活动室,「雄哥」一手抢走我的书包:「没有钱?这么胀卜卜的书包内, 总有甚么一些是值钱的!」

书包一打开,映入眼帘的就是那条校服裙。「雄哥」吓了一跳:「这是甚么?」

「这、这???」

「一定是从女更衣室偷回来,你这小淫贼!人来,替我脱光他的衣服,好好 修理修理他!」

一脱下我的校服裤后,看见我的女装内裤,众女又是哗然一声。

「平常看你已经是脂粉气了,想不到你竟然有易服癖!」

「你想当女生,我就助你一《刀》之力,替你净身吧!」说罢,「雄哥」就 取出一把摺刀来。

************

我逼不得已,便把嘉丽、美琪和颖雯强制我穿裙子扮女生的事说出来。当然, 我把真相改编了少许。例如,我不提整件事的起因,是我跟嘉丽打赌拗手瓜,却 气力不敌她而输掉了自己的老二。我说成是她无理取骂我在先,继而威吓我说, 如不服从她的命令穿裙子,她就会找外面的「社团」朋友来「招呼」我。

这般一说,竟然激发起「雄哥」的「侠义」精神来:「不要怕,我替你出头。 你告诉那婊子嘉丽,你是我的人,有甚么事就来找我雄哥好了。」

「雄哥」的某手下却说:「他这懦夫,连女生也斗不过,怎配当我们的成员 呀?」

手下乙也附和:「对呀对呀,他真是无胆匪类,连反抗女生也不敢!」

面对手下们的反对,「雄哥」唯有对我说:「来!证明你的胆识和勇气给她 们看看!你到学校对面的便利店,偷一些??对了,偷一包卫生巾回来给我们看 看!」

「可是??可是??」店铺盗窃,一经查获,是要留案底的,而且还是男生 偷卫生巾这么尴尬。我不想冒险。

因为我的迟疑不决,「雄哥」有点老羞成怒:「平时只有别人来请求我雄哥 的,今天你是天大面子,我雄哥主动邀请你。你可不要敬酒不喝喝罚酒!」

「雄哥,我不敢。可是我??我??」

「我给你两个选择,一是当我的手下,又或是当那婊子的姊妹。」

「雄哥,给我多一条生路,好吗?」

「好!那你就脱光衣服给我们打一顿!」

「……」我心想,三条也是死路。

「姊妹们,给我打!」

娘子军们对我拳打脚踢,我本能地惨叫:「停手呀!停手呀!不要打呀!」

「不打也可以,只要你说你是女人呀!我们娘子军,自己人不打自己人,是 不打女人的!」「雄哥」一边说,一边对我拳脚交加。

「我是女人啦!我是女人啦!停手呀!雄哥!」

「那你立刻穿上这条校服裙!」「雄哥」把我书包内的校服裙扔向我。

我在众女生的嘲讽笑声和口哨声中,缓缓的穿上那条校服裙。我还没有完全 穿好裙子,她们的手已经伸入我裙底内捏搓我老二,说要替我「净身」。这一幕, 简直在我心灵里留下毕生难忘的烙印。

我穿好裙子后,「雄哥」凌气逼人地告诉我,既然我自认是女生,就不应该 害羞,不要怕让别人知道我是女生,也应该到男生禁地──女洗手间──参观参 观。

其实,她是要我趴在地上,像母狗一样,从活动室爬行到女洗手间,不要怕 给别人看见。她还要用一支原子笔,在顶端贴上一张白纸,当成一面旗帜,白纸 上写上一个大大的「女」字。然后她揭高我的校服裙,将「《女》字旗帜」插入 我的屁眼。

「看看你自己这个窝囊的样子,连一条狗也不如,很讨厌呀!」这时,「雄 哥」就像某电影情节一样,脱下她的女装内裤掷向我:「套上它在你头上!我不 想再看到你的脸!」

************

虽说已经时候不早,大部份同学已然回家,但我爬往女洗手间途中,一出活 动室的门,就碰上三个低年级小女生。她们一看到我这模样,都吓傻了眼。

年纪较大的一个,大吃一惊问道:「他是谁?为什么他会这样子的?」

「雄哥」笑眯眯地解释:「他希望当女生,我们就勉为其难,替他一偿心愿, 让他穿上校服裙给大家欣赏。他可是心甘情愿的呀!」「雄哥」又踢了我一脚, 大喝:「小贱货,对不对?」

「对!对!我是自愿的!能公开穿上裙子,简直是求之不得!」为免再受皮 肉之苦,我马上回应。

「原来如此!看他一表斯文,想不到竟然如此变态,喜爱男扮女装!」小女 生们好像忽然间明白了甚么,咭咭地嘲笑了我起来。我终于明白,何谓羞愧得 「无地自容」。

另一小女生精灵调皮地说:「可是,她仅仅是这模样,别人还看不透她的心 意呢!」

「那该怎么办?」

小女生狡黠地在「雄哥」耳边说了些悄悄话???

十分钟后,我颈上多挂了一块纸牌,上面写着十个大字:

x年x班 女学生 x伟文

那个「女」字,还特别用红色粗体写上去,份外抢眼。

「对了,她现在是女生,应该替她改一个女性名字???」「雄哥」沈思了 一下:「他本来叫《伟文》,唔???就叫她作《慧美》吧,慧美的发音跟伟文 差不多!」

纸牌上,「伟文」两字被红笔划掉,改写上红色的大大的「慧美」。

不久,再遇上两个男生,一个还是我的同班同学。他们一看到我,当场呆了。

「雄哥」向他们「宣布」:「x 伟文;呀,不对,是x 慧美这样子,就是她 不服从女生命令的下场!你们要引以为鑑!」两人吓得面面相觑、噤若寒蝉。

「雄哥」再大声问:「你们明白了吗?」两小子齐声答道:「明白了,明白 了!我们不敢不服从女生的!」然后急步离去。

虽然已经很晚,但一路上,仍然遇上大约十数同学。从活动室到女洗手间, 平常走路快步的话只要三数分钟,可是我这样慢慢爬行,连同「雄哥」沿途向同 学们「介绍」我穿裙被虐,还要屁眼插「旗」的原因,却用上超过大半小时。

远处更有好事之徒,不时对我指手划脚、窃窃私语、冷嘲热讽。那些轻挑的 嬉笑声,带给我莫大的耻辱感受。

所谓:好事不出门,丑事传千里。今天我这般给学姊蹂躏,成为众人笑柄。 明天回校,我怎么样面对我的同学啊?

还有嘉丽、美琪和颖雯:嘉丽警告过我,今天如果我失约,没到美琪家中把 新买的校服裙穿给她们欣赏,她就先用试管插爆我屁眼,然后再阉了我!

明天,我能否保住我的尊严,和我的老二呢?

5、身穿连身裙的我,被绑在树上,和身穿制服裙的美琪交欢

一名少女独步街头。她身穿一条紫色连身裙,脚上穿了一对酒红色的薄织丝 袜,和一双直筒长靴。她不只外貌漂亮,仪态万千,摇曳生姿,就连一举手一投 足,全身上下都散发一种青春少艾的气息。

但是,其实她并非真正的女人。因为,在她的裙内,藏着一样所有男人都拥 有的,但所有女人都没有的东西──老二。为什么我会知道?因为我就是那名少 女!

但是,我也不知道为何我会身穿女装,独自漫无目的在逛街。我本是个男的, 这样子男扮女装给别人发现了,那怎么办?

我只记得,我曾经给嘉丽、颖雯和美琪、校服店妙龄女店员,还有学姊「雄 哥」,分别强制穿裙各一次。但她们从未迫令我「游街」呀!「雄哥」迫我「穿 裙游校园」,倒是曾发生过一次。

难道,又是我的急性「思觉失调」病发?我立即重覆上次的办法,闭上眼喃 喃自语:「这是幻觉!这是幻听!不要理会??????」

我再张开眼,一切没变,我还是身穿及膝连身裙,脚穿酒红色丝袜,独处街 头。

忽然传来一把熟悉的声音,和一句熟悉的说话:「x 伟文,你给我站住!我 马上就要阉了你!」是嘉丽。我一看到她手上挥舞着的寒光寿司刀,即刻吓得魂 不附体。

还有颖雯和美琪,她们正从远处向我跑过来。美琪还大声叫骂:「你这小偷 鼠窃,潜入我家,不是偷去甚么值钱的钱财宝物,而竟然是偷去我的女装衣裙, 还把它们穿在身上,大摇大摆的走到街上,真是不知廉耻!」

甚么,我偷去了美琪的女装衣裙来穿?难道我有「梦游症」?怎么我做了这 么丢脸的事,却全没有记忆?

还是,穿上美琪的裙子和亵衣,根本就是我一直梦寐以求的事,所以我在潜 意识里做了,自己还不知道!

其实,我觉得真正丢脸的事,莫过于身为男性,体能却比不上女孩子。对啊! 这就是我的写照。就是一开始我和嘉丽比赛拗手瓜,却因为我弱弱的体能,而输 掉了比赛,也输掉了我的老二。

弱不禁风的我,即使死命狂奔,不到两百米就给嘉丽手到擒来。三恶女把我 押到附近的公园,说要把我「就地正法」。

************

她们先揭起我的连身裙,露出我的丝袜裤和女装内裤来,然后用我的胸围, 把我反手绑在一棵大树上。看来,我的老二今次劫数难逃,只能束手待毙。

「你快要和你的老二永别了,有甚么最后的话要跟它说呀?」颖雯故意挖苦 我。

「老弟,要你受罪,哥哥真对你不起!你跟了我这么多年,每天你除了替我 排尿之外,就再也没有让你过过好日

子了,连一次女儿香也没给你尝试过???」 面对「生离死别」,我真是有点感触。

也许是我的说话太感人肺腑了,我看得出美琪有些动容。我马上「打蛇随棍 上」,向美琪说:「这应该是我老二的最后一次了,你可否替他爽一下昵?」

意想不到的是,颖雯竟然也随声附和我,说:「也就是他最后一次了,你就 帮帮他吧!」难道她也被我的深情剖白所打动?

美琪缓缓的伸出手来,我决定贪得无厌,扮作可怜虫地问美琪:「我的意思 是用口,不是用五姑娘!」

美琪目瞪口呆看着我,料想不到我有此一着。我马上哭丧着脸,摇尾乞怜, 扮作万般无奈地苦苦哀求她:「这就是我老二的第一次、也是最后一次的口交了。 从此以后,我的老二也就万劫不复了!」

奇迹一样,嘉丽和颖雯竟异口同声帮腔:「看在这是他的绝《交》份上,你 就替他了此心愿吧!」当然,要含我老二的又不是她俩。

美琪有点不情愿的跪下来,对我这硬绷绷的老二望而生畏。她试探着,慢慢 的张大她的樱桃小嘴,把我坚挺又长长的老二逐渐吞噬。

她这个暖烘烘的热炕,我老二根本无法抗拒。她把我老二完全含在嘴里,还 不断的吸啜。瞬间,我的精液就给她一吸而尽。

我发射后,美琪拿出一个小玻璃瓶来,就是浸制昆虫标本的那种,随即把口 中的精液吐入玻璃瓶内。她解释说:「等一会阉割你的时候,我们会把你整个男 性外生殖器官完全切除。以后,没有了阴茎,你就不能再和女人做爱;没有了阴 囊和睾丸,你身体也不能再制造精液和精子了。所以就趁这最后一次,让我替你 留下一点《种子》吧。将来你想生儿育女,就找个女人,用这点精液替她进行人 工授精唷!」

「伟文您请十万个放心,我们保证完事后,您下体一定会平滑如镜,就是阴 毛也不会留下一根的。」嘉丽「权威」地补充。

「如有任何不满,保证原银奉还!」颖雯学着电视广告的口吻说完这句话后, 众女大笑。

三恶女明明是要阉了我,还把自己说成了是我的大恩人!真可恶!

反正我的老二是保不住了,我对她们的冷嘲热讽,索性处之泰然。我索性豁 了出去,口花花地对美琪说:「何必这般费事失事?不如你用你的身体,亲自替 我授精,不是更方便吗?」

美琪先是愕然,然后想了一想,继续嘲弄我:「你才刚刚射完,这么快就可 以再来吗?」

「是不是如果我可以再来,你就跟我真正的爽一次呢?」我先口头上占了美 琪的便宜再算。

颖雯竟然再插口说:「美琪,你作为女童军,应该日

行一善唷!」

想起有次在校内,美琪身穿蓝色女童军制服裙,坐下来竟然不小心张开了腿。 我看见她的裙底春光后,马上欲火焚身,先飞奔到洗手间打了一次飞机,回家后 还要多打一次才足够。

我马上接口:「只要你穿上全套女童军制服,我老二就一定可以再来一次!」

嘉丽竟然搧风点火:「好!美琪,她就依他的,看看他老二是否真的这么有 后劲儿!」

在嘉丽和颖雯的软硬兼施、半推半就下,美琪回家去更换女童军制服。幸而 她家就在公园的邻街,五分钟脚程而已。

我开始胡涂了,究竟今日

被凌辱的,是美琪还是我呢?!当然,事态这样发 展,我不禁喜出望外,老二更是「翘首而望」,盼望女童军美琪快点回来。

************

十五分钟后,美琪身穿她那套整齐但却诱惑的蓝色女童军制服裙,肉色丝袜 及黑色皮鞋,出现在我眼前。我的铁杵当然立正向她致敬,以示欢迎。

「刚才美琪她替他含,他不足十分钟就射了。我看他今次捱不到七分钟。」 嘉丽像是跟颖雯打赌。

「五分钟!」这是颖雯的回应。

美琪已站在我面前,她转过头望向嘉丽和颖雯,充满信心说:「三分钟!」

然后美琪缓缓拉高她的女童军制服裙,我一看,内里竟然是「真空」的,就 是说,她没有穿内裤。

看到这模样,莫说三分钟,三秒钟我也忍不住。

为了引开自己的注意力,我故意「质问」美琪:「女童军是纪律制服团体, 你这样穿,不违规吗?」

「《女童军手册》只规定我们穿上制服裙,就一定要穿上肉色丝袜及黑色皮 鞋,没有说一定要穿上内裤。」这小淫娃还理直气壮地回应。

小淫娃将身体迎上来,原来她妹妹已经湿漉漉得一塌胡涂。她向前一推,我 老二就轻易进入了她身体。

我听到「嘟」的一声,莫非又是幻听。

我老二从来没有这样舒畅爽快的感觉。虽然我给绑在树上不能动,但美琪不 断的来回抽送,我快忍不住了。

突然嘉丽大声宣布:「一分钟!」我又听到「嘟」的一声。一看,他妈的! 原来嘉丽和颖雯两女在拿着秒表替我计时!

在我老二不断抽插美琪下﹝虽然其实主动的是美琪﹞,另一分钟很快便过去。 我觉得美琪「抽插」我的节奏和速度都越来越快,是她快要高潮了,还是她要在 三分钟之内令我射精呢?

我咬紧牙关,忍住不射。但美琪在我耳边的一句话把我彻底打败了:「你真 走运,这几天正是我的排卵期。就看你的精子是不是够本领,可以让我替你生个 孩子!」

我按捺不住,尽把我的精液射进美琪的子宫。

在我喘着气的时候,嘉丽大喝一声:「时辰到!」

美琪不知从那里掏出一张寿司刀,一手拉长我的阴茎和阴囊,然后另一手用 力切下去。

我高呼喊痛。现在,我才明白何谓「切肤之痛」;也许切腹自杀的痛楚,就 是这样。

在我痛昏以前,我想起有一种叫「黑寡妇」的蜘蛛。雌性「黑寡妇」,和雄 性交(淫色淫色4567Q.c0m)配后,就会把对手吃掉。难道美琪就是人类版的「黑寡妇」?又还是,她其 实是一只千年蜘蛛精?

6、我要申请当女子啦啦队的队员

美琪用力切下我的阳具时,我痛入骨髓,猛然地坐了起来。

坐?起?来?我再看清楚四周,原来我正坐在自己的床上。

刚才和美琪真箇销魂,再被她替我去势的事,只是一场春梦?唉!我应该庆 幸老二犹在,还是概叹春梦无痕呢?

我下意识地用手掏摸了一下我的老二,咦!怎么寻不着老二?

惊惶失措下,我急巴巴的火速脱下裤子,诚惶诚恐地走到穿衣镜前看过究竟。

揽镜自照,在我的下体,竟没有了老二,却有一个女性的阴户!

我六神无主,心里打了一个寒颤,怎么会变成这样子呢?我明明是个男的, 怎么会有女性的阴唇?我还看到阴唇中间的阴道,和那小小的阴核。

我深深吸一口气,让自己冷静一下,整理一下究竟发生了甚么事。

我仔细检查我的裤子,发觉上面有湿湿湿的一片秽渍,从腥臭的气味来判断, 这无疑是我的精液。那就是说,不久之前,我还是有老二的,而且也射了一次精, 也许是梦遗吧。

我想起来了:在网上某讨论区的变身版内,我看过一篇出色的文章,大意是 主角一觉睡醒,发觉自己没有了老二,变成了女生。不单如此,整体埸境也跟随 着主角的性别而改变。譬如说,在他父母的记忆中,从来就把他当是女儿,而老 师、同学和朋友也从来把当他是女学生女同学,就像他生下来就是女孩似的。结 局当然是:主角从此以妍丽女性的身分渡过余生,乐不思蜀。

想到这里,我不禁欣喜若狂,马上打开衣柜。唔???里面应该有琳琅满目, 一袭袭漂亮时尚的女裙,五颜六色的娇艳丝袜,说不定还有我的至爱──lolita 服饰呢!

一看,大失所望,内里全是我原本的男性衣服。

「伟文,还不快快起床上学去?」

既然妈妈还是叫我「伟文」,而不是「慧美」,那就是说,在她的记忆里, 我还是个男的!

望望时钟,快要迟到了。我先换上男生校服,回校上学再算吧。

一路上,回忆起从昨天到今早所发生的一切。

昨天放学后,原本应要到美琪家中,把我前天独自去购买的校服裙,穿给她 们欣赏。因为嘉丽警告我,如果我失约,她就先用一支一寸多粗的试管插爆我屁 眼,然后再阉了我!

岂料却遇上学姊「雄哥」,给她和她的女手下们施行校园凌虐,先被迫穿上 那条新校服裙,然后趴在地上,像丧家之狗一样,爬进女厕,头上套着「雄哥」 刚脱下来的女装内裤,屁眼还插着一支原子笔,顶端贴上一张白纸,写上一个大 大的「女」字。一路上,「雄哥」沿途向每一个遇上的同学「介绍」我穿裙被虐 和屁眼插「旗」的原因。

而昨晚,不知是否日

有所思、夜有所梦,在梦中我竟化身少女,身穿连身裙、 丝袜和直筒长靴,给三恶女揭起裙子绑在树上。美琪先替我含了老二,然后还和 我销魂了一回,但最后,却出其不意地用寿司刀阉了我。

但这一切,跟今早我的老二不翼而飞,并无缘无故变成了女性的小妹妹一事, 怎么说也是风马牛不相及呀!

一路走着,一路想着,总觉得身体很不习惯。对了,就是裤裆内没有了老二, 空空如也的那种奇异感觉。

************

回到课室自己的座位,桌子上放了一份包装精美的礼物,上面写着「慧美同 学请笑纳」。

我一面打开礼物,一面觉得班上所有同学都在目不转睛看着我,心中已有一 种不祥预兆。打开一看,竟然是一包卫生巾!我那种一脸尴尬,哭笑不得的表情, 引得哄堂大笑。

这时,嘉丽示意我走到她的座位处,然后低声质问我,为何昨天失约:「我 已经说得很清楚,你失约的惩罚就是当太监!」

我嚅嗫回答:「可是我今早起床时,已没有了老二!」

嘉丽冲口而出,扯开嗓子说:「甚么,你先斩后奏,自宫了?不是说好了由 我来替你净身吗?」

全班立时鸦雀无声,我的脸红得像火烧。

嘉丽要我小息时到后楼梯,给她、美琪和颖雯检查我有否听命穿上女装内裤。

上课时,我十分担心,不是穿女装内裤的问题。﹝我已经养成了穿女装内裤 的习惯,现在穿男装内裤反而混身不对劲。﹞而是若果嘉丽三女发现了我的老二 变成了小妹妹,会有甚么反应。她们会不会把原来用来插我屁眼的那支粗试管, 改为插爆我的阴道呢?但人家可是「处女」,阴道也「未经人道」唷!

小息走往后楼梯时,突然下体有一种奇异的渐渐胀起来的感觉,我用手轻摸, 咦!我的宝贝老二竟然无声无息地回来了!

虽未知老二突然回来的原因,然而总算福星高照。

通过了女装内裤检查,三女商讨怎么样来惩罚我失约。

就在此时,另一位我不认识的学姊走过来跟颖雯打招呼:「颖雯学妹,今天 放学后你会来练习吗?女子啦啦队正在习训,备战下星期六的校际女子啦啦队表 演比赛啊。」

「佩玲队长请放心,我一定会准时出席每天的训练,和下周六的比赛。」

「那太好了!昨天有一名队员扭伤了腿,不能练习和参战。现在我们女子啦 啦队欠了一人,不够人数出席下周六的校际比赛呀,真不知如何是好!」

嘉丽、美琪和颖雯交换了眼神,然后一同不怀好意的望向我。

颖雯当即低声跟佩玲队长耳语一番。

************

放学后,三女陪同﹝押送?﹞我一起到舞蹈室,也就是女子啦啦队的练习场 地。

每一个啦啦队员,都穿上了啦啦队制服在练习。制服是一件红色小背心,一 条白色迷你裙和一对鲜红色的丝袜。那些娇美女队员们所穿的迷你啦啦队制服裙, 简直比排球裤还要短,加上环肥燕瘦的丝袜美腿,让我饱餐秀色,着实是要了我 和我老二的命!

佩玲队长看见了我,就把所有队员召集过来:「今天有一位同学想参加我们 女子啦啦队,我想请大家表决,是否接纳这位新队员。」

「是谁呀?嘉丽同学?美琪同学?」

佩玲队长示意我开腔。

「我叫伟???」

「我们是女子啦啦队,可是,他是个男生啊!」同一时间,起码五把女声在 反对抗议。

「各位队员,可否让他先把话说完,才作决定呢?」

我于是根据狡狯的颖雯预先安排的「讲稿」,开始讪讪的自我介绍。

「我叫伟文,原来是男生。只是,我想穿裙子扮女生。」

「甚么,你的喜好是男扮女装?你没有羞愧之心吗?」一个女队员问。

「不是喜好,其实是???是???是赎罪!」

「赎罪?你犯了何罪,要被处罚扮女生呀?」

「我???我???」我实在开不了口,说不下去。

颖雯单刀直入:「你敢窃窥我裙底,却不敢直认?这样缩头缩脑,还是把你 阉了算吧!你根本不配当一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!」

根据颖雯的「剧本」,她原想把我和嘉丽比赛拗手瓜,输掉了我的老二的事, 向众女啦啦队员「和盘托出」。在我死皮赖脸,苦苦乞求下,才改变成偷窥受罚。

我羞涩地接续下去:「正式来说,偷窥的惩罚是宫刑,幸而颖雯大慈大悲, 给我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。」

一个聪明机悟的女啦啦队员马上意会过来:「改过自新的机会就是穿裙子扮 女生,对不对?」

「不全对,应该是:我要先穿裙子扮女生,再让一千名女生窥视我的裙底。」 我面红耳赤地更正她。

「所以你想以女啦啦队员身份参加下周六的校际女子啦啦队表演比赛,然后 故意走光,让所有表演者和观众都一睹你的裙下春光!」

我连连点头。

另一个女队员以挑衅的口吻,故意留难说:「慧美同学,昨天我看到你在校 园『漫步』,真是脸皮厚、不知耻,肉麻当有趣!队长,这样的人,我才羞与为 伍!要是我们不同意慧美加入呢?」

「既然你们不支持伟文,呀,应该是慧美,改过自新的话,我就即时在这儿 把他当众阉了,好不好?」颖雯以不关痛痒、铁石心肠的语气说出这一句。

但却至少有三个女队员,包括刚才挑衅我的,兴奋高呼、拍手叫好。

我心里不免有点如坐针毡的感觉。

佩玲队长正式宣布,现在用举手投票的方式,来决定是否让我加入女子啦啦 队:「投票前,各位队员还有甚么问题要提出?」

「慧美会跟我们一样,穿迷你裙红丝袜来练习和参赛吗?」

「自然啦,可知他要当女生,穿裙子是最起码的要求。对不对,慧美同学?」

另一队员发言:「佩玲队长,事实上,我们很难虚想慧美男扮女装的样子。 可否要他先穿上我们女啦啦队的全套制服,示范一下;要是他看起来像个女生, 我们就让他参加;要是他『穿起龙袍不像太子』的话,那我们也爱莫能助,只能 眼睁睁看着颖雯切了他!」

佩玲队长一声「何尝不可!」后,便从有锁存物柜取出一套啦啦队制服递给 我:「慧美同学,更衣室在那里。」

我一看,怦然心动,但为什么少了一对鲜红色的丝袜呢?

「哦,新丝袜刚刚没有了。」

我心想,那岂不是,不算是全套整齐的啦啦队制服?

一位宛若天仙﹝心地和外貌也是﹞,双乳高耸的女队员挺身而出,向我雪中 送炭:「慧美同学,我支持你痛改前非,让我把我的丝袜借给你穿吧!」她一面 说,一面当众脱下她的丝袜给我。真是香艳的一幕。

我老二乐不可支,当场向善心大乳美眉「举旗致敬」。我心想,实在是「无 以为报」,但愿能「以身相许」。

我一进入更衣室,已经忍耐不住,马上穿上那条性感的白色迷你裙,并急于 用暖烘烘的美眉丝袜包着老二来打飞机。

发泄过后,不知是否劳累太甚,自己竟好像眼花花似的,恍惚看见自己老二 像云雾似的朦胧「散去」。

我用手一捏,手指竟然穿过半透明的老二!

不到三十秒,我老二竟「烟消云散」,又再完全失踪不见了!我的下体,就 像今早睡醒一样,只剩下一个女性的阴户!

7、随女子啦啦队参加比赛,却被揭发男扮女装

当我穿着整齐的啦啦队制服──红色小背心,白色迷你裙和鲜红色的丝袜步 出更衣室时,心中着实惶惑不安,患得患失。我不是怕给佩玲队长和其他女啦啦 队员看到我穿裙子丝袜﹝说到底,也不是第一次在大庭广众公开的扮女生﹞,而 是怕给她们发觉我下体没有了老二,却多了个「小妹妹」。

幸好,她们一看见我的「如花似玉」的丽人风韵,只顾得冷嘲热讽地讥笑我, 没想到我这刻竟是一个如假包换,货真价实的女生。也许我担忧﹝给她们发觉我 没有了老二﹞的表情十分滑稽吧,三数队员放声大笑,一两个还笑出眼泪来。

大笑过后,队长正经的举行投票,公决是否让我加入女子啦啦队。大概我 「楚楚可怜」的阴柔女生外表也真太「可怜」了,全队意想不到地毫无异议,一 致通过了我的入队申请。

「各位队员,以后我们就要把慧美同学,看待成我们的好姊妹了。」佩玲队 长训示所有队员。

接下来是练习时间。佩玲队长站到最前面,指挥大家一起喊口号和做动作。 动作大多是队员齐呼加油口号,身体随音乐节奏起舞,双手拿起綵球摆出不同的 姿势。全体队员的动作必须俐落、划一、整齐,否则全队看起来就没精打采。

别看佩玲队长平常和蔼可亲、平易近人,她可是相信「严师出高徒」的人。 所以,她看见那一个队员的动作不划一或是